yabo8

0 Comments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秦汉之际的匈奴头曼单于庭,中国古书叫头曼城。《汉书·地理志》五原郡条下记载:“北出石门障得光禄城,又西北得支就城,又西北得头曼城”。在今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德岭山水库国家水利风景区东山上。

“···战国末年,匈奴第一位单于头曼在今巴彦淖尔市五原东北一带的草原上修建了一座城垣作为政治中心,史书上称之为头曼城,秦末年,头曼单于的长子冒顿夺取匈奴最高统治权,建立了世袭的奴隶制政权···”

据《汉书·匈奴传》记载,“塞外阴山草木茂盛,多禽兽,是匈奴单于的苑囿。”,匈奴“逐水草迁徙”,“食畜肉,饮种酪,衣皮革,被毡裘,住穹庐”。

据班固《汉书》记载:阴山地区当年就是匈奴头曼单于、冒顿单于的根据地之一。这里有匈奴的支就城、头曼城、 河城。其中的头曼城,乃是冒顿单于之父头曼单于会见贵人、接待使者、处理政务、决断军机的衙署所在地。

公元前306年赵武灵王(赵雍)夺取河套地区,将林胡与楼烦赶到阴山以北,修筑从狼山到乌拉山的阴山赵长城。这是历史上最古老的长城。

战国末年,中原战乱,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karamaloop.com/,曼城匈奴部落联盟在头曼单于率领下越过阴山赵长城夺取了河套以南的“河南地”(今鄂尔多斯、榆林一带)。漠南地区依托黄河湖泊众多,水草丰美,匈奴在这里定居,得以发展壮大。头曼在河套以北的阴山山脉里建造匈奴史上第一个行政中心头曼单于庭–头曼城。头曼单于以这里为中心建立了北方民族第一个国家政权–匈奴国。

秦统一六国后,公元前215年,秦始皇命大将蒙恬率30万大军进取今河套一带,匈奴惨败。头曼率所部北徙。蒙恬镇守边关,把原先秦、赵、燕所筑的长城重新整修并连接起来。西起临洮(今甘肃岷县),沿黄河北至河套,傍阴山至辽东(今辽宁辽阳市),绵延近万里,以防止匈奴的再次入侵。

《汉书》记载:“匈奴失阴山,过之未尝不哭也”,“匈奴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

秦朝末年天下大乱,边关松弛,匈奴乘势南下,收复故土河套及“河南地”。此时阴山南北尽属匈奴,作为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他们是随季节变化而迁徙的,冬季寒冷时往南寻水草,夏季酷热蚊蝇难耐时去北地避暑。阴山南北区域正是他们的宜居之地。是游牧民族的人间天堂。他们在这里休养生息,渐渐壮大。

据《史记·匈奴列传》中记载:公元前209年匈奴国发生了重大历史事件“鸣镝弑父”。头曼为其子冒顿所杀,冒顿成为第二代匈奴单于。冒顿“灭东胡,击走月氏,南并楼烦、白羊河南王,北服浑庾、屈射、丁零、鬲昆各族,随后又灭月氏,平定楼兰、乌孙及其旁二十六族 ”,控弦之士三十余万,拥有了南起黄河以南、北抵贝加尔湖、东达辽河、西逾葱岭的广大地区,统一了现在的蒙古草原,建立了北方最强大的匈奴帝国,这也是匈奴帝国史上最强大的时期。

公元前127年汉武帝刘彻对匈奴发动大规模进攻,派卫青收复河套。公元前119年卫青、霍去病漠北之战,彻底削弱了匈奴势力。经此一役,“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庭”。《汉书》所载:“边长老言匈奴失阴山之后,过之未尝不哭也”。阴山是匈奴的母亲山,他们难舍赖以生存的阴山故地。为此匈奴一直游战于阴山南北,到北周末年(公元216年)南匈奴全部归于汉。匈奴在阴山南北活跃500多年最后消失。

《汉书·地理志》五原郡条下记载:“北出石门障得光禄城,又西北得支就城,又西北得头曼城”。专家推断匈奴的漠南王庭头曼城就在今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境内的阴山里。

考古学博士马利清《原匈奴·匈奴》中这样的说法:“这个幕南王廷的位置应在河套以北的阴山北麓,而且‘近塞’(临近长城关塞),它在头曼单于时期称为头曼城,但可能并非不变,而且在‘近塞’的阴山一线迁徙。”

“在乌拉特中旗有大量的匈奴时期的石垒墓,已发现乌不浪口的六座,海流图西山三座,据说温更一带比较多。乌不浪口我们见到一座较大的‘工’字型墓…..呼鲁斯太有三座战国时期的‘匈奴墓’墓葬已被破坏,但可以肯定是匈奴人……乌拉特中旗地处阴山北麓,我们有望在这里原匈奴文化形成发展各阶段的文化遗存,包括头曼城和冒顿单于的庭帐。”

北京大学教授曾宪法发表了关于古代匈奴史与民族史的数篇论文,在《冒顿单于传》一书中认为:“高阙塞”就是乌拉特中旗狼山口,头曼城就在狼山以东,乌加河以北的阴山里,城很大应该在8万平方米以上,它隐藏的很深,许多考古学家一直在寻找它…

在乌拉特后旗史志办编写的《神奇的乌拉特》一书中,有一篇“匈奴的发祥地”中这样记述:到战国末年,生活在阴山南北的匈奴民族日渐强大,一个名叫头曼的匈奴首领,在今乌拉特中旗乌加河北的阴山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与中原王朝抗衡的少数民族国家。匈奴国家的政治军事中心头曼单于庭,就在乌拉特三旗的阴山一带……

内蒙古大学历史学博士教授王庆宪,专业研究中国古代北方民族史、北方民族蒙古族风俗文化。他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2007年第10期发表的《阴山–匈奴人曾经的天堂》文章中有同样的观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